It's just a sad dream

导演才是个最彻底的思想植入者,他企图将道姆的梦境植入我们的观感中,让我们相信,或者怀疑道姆最后是否醒来。最后那个图腾是否有停下来。道姆是否完成了任务,达成了心愿。也许这样开放的结局,仅仅是因为他想着,票房好的话,他也许可以拍续集。这个题材真的可以无限期的拍下去,一层又一层的梦,也许永远触及不到现实。

不知道是否有人持与我相同的观点。
 
这是一部爱与救赎的电影。真正的主梦人是天才小萝莉。站在幕后的策划者是Cobb妻子梅尔的父亲,也是他的老师。真正的被盗梦人,或者说被植入思想的人,其实是Cobb。其余人,包括那个富二代都是演员。
 
故事的脉络非常清楚。Cobb深陷间接杀死妻子的罪恶感中。他的逃亡是心的逃亡,等有一天他敢真正面对内心的罪恶,放下它们,坦然面对孩子的笑脸,就是他真正回家之时了。这件事他自己一个人做不了,所以梅尔的父亲策划了一个造梦团队来对他进行“思想植入”
 
小萝莉是真正的天才。她造出来的梦境,让Cobb自己主动参与到对菲舍的任务中,在一层又一层深入梦境中直面妻子的死亡和内心的罪恶,最终得到解脱。还记得那句台词么“植入要够深够自然,当事人才会相信这个主意是自己想出来的”
 
他最后掉入了迷失域,通过与齐藤自杀一起回到现实。但是电影给了很重要的提示,掉入过迷失域的人会忘记一些记忆。所以很显然,Cobb在飞机上睁开眼时,楞了一下。而周围人像没事一样友好的微笑,更加证明了他们对Cobb的植入成功了,不露痕迹。
 
所以Cobb的心结解了,自然就回到现实了。大家看最后梅尔老爸来接他回家时的眼神,像是了知一切的坦然。他实现了对他女儿所爱之人的救赎。那枚陀螺一定是倒下的。
 
这才是真正的结局。
 
看完这部电影后我狂烈的热爱上了几何学和建筑迷宫。我从来没有发现数学这么美过。
 
另外,我只进入过梦的第二层,就是在梦中做梦,在梦里醒来,再在现实中醒来。我在梦里尝试更改它的发展方向和结局,不过成功几率渺渺。我从大学时期开始断断续续的写梦境日记,却不能完全找到其与现实的规律。
 
总之,我喜欢这部电影。

只是,片尾,旋转地陀螺是不是最终停了下来,道姆到底回到了现实还是依然在梦中,谁也说不清楚。或许这就是所谓假亦真时真亦假吧。现实即梦,梦也会变成现实。无论是梦还是现实,它们都是舞台,你我是演员,只有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方才有一场场精彩的演出供人、供己娱乐消遣了此残生。

       原谅我再一次的后知后觉,本来一直叫嚣着要去看的年度大片“盗梦空间”,我今天才一睹芳容。之前走马观花的看过预告片,海报剧照等等一系列资料,也听朋友谈论过,只是一直没有去看。今天看罢,的确感叹诺兰的功力很深,整个剧本很有创意也很有深度,溢美之词不再累述了,只是谈谈自己的几点看法而已。
      看完影片,我的困惑有几点,有些是我最后自己参悟出合理解释的,而有些却是没有的。比如,为什么那个小姑娘设计的梦能完全带到其他人的梦境里而不受梦境拥有者他本人梦境的干扰?某人自己的梦境里会出现“抵御者”,那么同样他的梦境也应该会出现(或者说“残留”)他自己关于周围环境的记忆,这种梦境应该会和造梦者的记忆重合一部分才对。而且同时其他一同进入某人梦境的人,他们本身也会有对于周围环境的残留记忆,那么也会跟着他们进入梦境里(因为虽然这是某个人的梦,但是做梦的并不是他一个人,因为那个联梦机把他们设置在了同一个梦里,其实大家都是在做梦。只是他们清楚的知道这是梦,而梦境拥有者不知道而已。)就像男主角会把火车带入富二代的梦里一样,那么其他的人也会不同程度上带一些东西进来,但是这里有出现了个问题,如果大家带的是同一类事物的记忆进来,那么选择发生在梦里的应该是谁的记忆呢?比如,那个印度人催眠师因为喝多了香槟酒,所以带入第一层梦里的天气印象是“下雨”,但是,如果其他有人做梦梦到的是晴天呢?那么选择发生的情况是以什么为依据的呢?是不是以谁的潜意识的意志强弱决定的呢?所以说,造梦师必须是一个拥有超强潜意识意志的人,这样才能让所有的场景都按照自己的想象而出现(当然,抵御者除外)。
     还有个问题我没有明白,就是如很多网友所问,为什么影片的最后,在梦境里,齐藤老了,但是男主角却还是年轻,齐藤生活着的到底是第几层的梦境呢?是第四层的潜意识边缘吗?如果是,那么男主角到底是怎么找到他的呢?只是偶然遇到了?这里按照梦境法则,因为他在第一层梦境死去了,由于催眠剂的效力很高,他无法在真实世界里醒过来,那么只能迷失在潜意识边缘,而潜意识边缘相当于就是梦的第四层,也就是他从第一层穿越到了第四层,设想如果没有梦中梦,如果在第一层还没有进入第二层就死去的话,那么他还是醒不过来的(当时男主角说过,如果他死了也无法在现实醒过来),也就是说,即使没有二三层梦境,齐藤只要在第一层死去了,就会穿越到第四层的潜意识边缘。但是问题是从第一层梦开始,这不是齐藤的梦境,而是富二代的梦境,那么当富二代醒了,他怎么还会迷失呢?从而在第四层又重新构建一个自己的梦?如果要解释,我想只能这样了:梦的三层都是根据某人来设定的,但是第四层却不受某人的限制了,只要有人因为某种原因“迷失”了(这里是强药效的催眠剂),那么在潜意识里他会构建一个自己的梦境,而这个梦境是自己无法察觉的。,所以只能在这个梦境里生活,直到老去,如果他死亡,那么他将回到现实。如果这样分析,那么男主角最后是进入了齐藤的梦,然后找到了他。这里我很困惑,难道第四层的梦境就不会因人而异,而是普天同梦了吗?也就是只要迷失在”潜意识“边缘里的人”你在我梦里,而我在你梦里,每个人的梦是重叠的“,如果是这样,那么为什么男主角自己是清醒的,而齐藤却不是呢?按道理来说,他们都在”潜意识“的边缘,那么他们都应该忘记很多事情,而都会迷失,在这个世界变老才对,为什么齐藤老了,而男主角没有呢(或许也老了,只是本来就比齐藤年轻,所以不明显?)
      这里我想再次强调的是,梦的拥有者和进入他梦境的”盗梦者“不同的地方在于,盗梦者都知道这是梦境,而只有梦的拥有者自己不知道而已。所以,最后齐藤变老,这是他自己的梦境,但是男主角是如何进入这个梦境的?如果不是他们两人梦重叠的话,他是不可能会遇到齐藤的。因为这一层已经是最终层的深度梦境了,不可能再用什么催眠剂来进入其他人的梦境了,所以,除非他们做的是同一个梦,否则男主角是无法找到齐藤的,如果做同一个梦,那么他们就应该都会迷失,也都会变老(这里唯一合理的解释只能是——因为男主角之前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他的潜意识意志很强,所以他深知这是梦境不是现实,不会迷失,而齐藤并没有类似经验,所以会迷失,但是因为记忆残留,那么他会模糊的记得一些事情,比如”他在等一个人“,和男主角的名字),只能这样解释了。
     还有一点,有朋友提到过,那就是为什么当富二代醒来之后,对周围几个人的印象全无,并不认识,并没有将梦中的记忆带回来?这里我觉得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通过富二代醒过来的表情,我认为他应该感觉的到这几个他见过,但是想不起来了(这正是片中所说的,判断一个人是否在梦境里的方法,如果你只记得中间的一些片段,二不记得开始和结束,那么他就是在做梦),所以,富二代记得的是第一层梦境里开始的片段(或者是最后在最终层里坠落的记忆),但是因为催眠剂的作用,和梦中梦的深度,让他对梦境的记忆很模糊不清,所以他在醒的时候仿佛”惊醒“一般,说明他还是记得最后的片段,对身边的几个人有一定的记忆,只是这记忆非常模糊罢了(那些怀疑他不记得任何事情的朋友可以设想一下,难道编剧最后还会”画蛇添足“的让他去问身边的几个人”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这样才表示他对梦境记得?)
     最后再来说说男主角的老婆吧。这个女人很诡异,多是以”叛逆破坏者“的身份出现的。如片子里说的,进入其他人梦境的盗梦者,他们自己会从自己的潜意识里”带“一些东西进来,而男主角每次”带“进来的都是他妻子。而这再一次证明男主角和造梦师小姑娘是拥有超强潜意识意志的人,否则,为什么其他人不会带入自己的潜意识(难道其他人没有什么杂念吗?)而他每次都可以,小姑娘也可以构建一个梦的世界。本来,我看到了他解释她妻子为什么会死的时候,我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其实所谓的现实世界也是一层梦境而已,真实世界还在上一层“(看过很多朋友的观点,发现和我想法一样的不少),但是这种想法有一个破绽,那就是,如果所谓的现实世界也是梦境的一层的话,那为什么男主角不愿意和妻子一起”自杀“回到现实?如果牵强一点的解释也行,可以认为因为可能真正的现实是很残酷的(比如他两个孩子因为意外身亡了),而这一层的梦境已经是非常完美的了,回到现实只会更痛苦,所以宁愿留在这一层,而男主角的妻子却并不知道现实世界的情况,同时因为被男主角植入了”在梦里“的潜意识,所以还是决定回到”现实“,结果在梦境中死去(因为这是男主角的梦,所以虽然他妻子死了,但是他的梦境也不会坍塌)另一个网友提出的证据就是”男主角流亡这么久,为什么回到家里时小孩子的衣服到最后都没有变呢?“这说明男主角是在梦里,而不是现实。这种解释有点牵强,但是不失为另一种开阔的思路吧。
      突然还想到个问题,觉得值得讨论。那就是梦境在什么情况下会坍塌?是梦境的拥有者(也就是这是谁的梦)在梦中发现自己在做梦并且潜意识要自己醒过来的时候(这时梦境里充满敌意的”抵御者“会去攻击闯入梦境的人),或者是现实(或者是上一层梦境)出现了不稳定情况(比如外力刺激,重力,或者音乐唤醒等)梦境就会坍塌,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如果”造梦师“因为某种原因醒过来了,那么梦境也是会坍塌的。而其他人醒过来应该不会。但是如果迷失在潜意识边缘,”造梦师“就是做梦的人自己,但是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梦境也不会坍塌了。片子的最后,齐藤应该还是开枪自杀了才回到现实的,而不单纯的是因为意识到自己在做梦而梦境坍塌回到现实的。所以,这更证明了,这是齐藤的梦,而不是富二代的梦中梦的延续,那么他的梦就是他迷失在了潜意识边缘之后自己构建出来的,这里就形成了一个圆圈,通过”死亡“方式,可以从最深层的梦境”潜意识迷失状态“回到现实,而第一层梦境里如果”死亡“(因为药力作用太大而无法在现实中正常醒来)那么将直接进入最深层梦境(也就是潜意识边缘),写道这里我想到了小姑娘开始尝试造梦境时造了两扇对着的玻璃门,然后她和男主角的影子就一层一层被玻璃反射,看上去永无尽头,而小姑娘一下子打破了两块玻璃。这个地方的确很意味深长,是否就暗示着在潜意识边缘的无限轮回却无法解脱,唯有打破梦境才能回到现实世界?
     越分析越迷惑,索性就不分析了。不管是否有解释不通的地方,这都是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影片。

是真的,如果梦能够代替现实,完成我们在现实里所不能达到的某种祈祷或者所求,谁又愿意从梦中醒来。梦境与现实,总有一个,让人愿意长睡不醒。

首先声明一点:没看过片子的人请别看我下面的解释,否则到你观看时会丧失大量自我思考的乐趣。

昨晚,在金逸影城看完《盗梦空间》出来,我和海姐姐走在厦门灯火闪烁的大街上,不断回忆解构电影的场景。我们有时会停下来,互问对方,我们现在在第几层,在梦里还是现实,谁的梦境?

这是一个绝望的男人的祈祷。他把死去的妻子关在自己的记忆之笼里,她变成他潜意识里一个危险的入侵者,随时都在攻击他构建的梦境,因为只有妻子的死亡才能提醒他,她活着的任何场合,都是梦。遍寻不着的寂寞,因为思念而发狂。而当道姆在梦中将妻子的幻影驱散,谁又能再提醒他,他所处的不是现实呢?他是那么甘愿的想要成全自己充满遗憾的人生,哪怕是在梦中。所以他跌入那片浑浊的记忆之海。

   看这部电影,搞不清梦和现实的边界。不知道哪段是造梦师的梦,哪段是造梦师的生活。道姆和齐藤在梦中死掉,去了潜意识的边缘,然后又借在梦中的梦中的梦中的梦中的一次死亡实现“穿越”,回到现实—–去往洛杉矶的航班上,每个醒来的人都在微笑,尽管有的人很诡异。道姆将信将疑得拿着护照和签证通过了美国机场的安检,顺利回到了家见到了儿女。五彩斑斓的阳光下,道姆那一双儿女终于回头奔跑进了爸爸的怀抱。

他在梦里说他曾经去过。那片混沌之海。他以为他已经回来了。但是他没能成功的回来。

而现实中,这些显然不能实现。现实中,我们不能预知未来,充其量是在追赶未来的路上做些大胆的预测,简单地规划一下自己的人生而已。在现实中,我们连自己都改变不了,所以任何要把别人改变的想法更都是奢望。

这是一个悲伤的梦境。从头至尾都是。
这是一个对害死自己的妻子满怀愧疚的男人为了摆脱自己心里的愧疚感而营造的梦境,他希望自己在梦里得到解脱。最后他做到了。他希望自己做到了。他无法醒来,他希望自己永远不再醒来,因为他深知,把记忆与梦境重叠,他将不再能够分清梦境与现实。但是他只为寻求一个解脱。

《盗梦空间》中,片中的人物一次次穿梭在自己的、别人的梦中,在我们看不到的另一个世界中爱恨情仇、快意厮杀。主人公道姆•柯布为了能重回美国和儿女重聚,一次次潜入别人的的梦中。在电影里,造梦师像穿透一堵堵墙壁一样一层层进入梦和梦中梦中;可以按照预先的设想,潜入别人的潜意识,植入想植入的思想;还可以借助回忆建造一个过往的世界留一份美好。在造梦师建造的世界中,也会有如影相随的潜意识时时搅乱你的梦境;也有防御意识武装力量来与你厮杀……现实世界发生的,造梦的世界都会有,只是造梦者多少可以控制梦境,设计梦境,甚至可以将梦境设置成一个迷宫,就像是电影的导演,懂得什么时候喊cut,懂得什么时候要演激情戏。

记得道姆是怎么来到那片迷失海滩的吗?
不要告诉我你的答案。
如何确定自己是在做梦,就是你不知道为何你会在这里。突然你就出现在这个场景里面。一切都发生得如此唐突。最后故事巡回,结束也在那边混沌的意识之海,因为这所有的起源,所有的故事,都只发生在这一片意识之海,是在道姆的梦中。

匪夷所思。我们早已随着电影的情节混淆了自己的时空。

如果你企图告诉我他现实的起点,任何起点都有不是现实的可能,因为道姆是一个最高级的造梦者,你只是迷失在了他梦境的某一层里。

我在谁的梦境游荡,谁在我的梦里行走?谁能将我的世界结构,告诉一个可以信以为真的答案。
我在战战兢兢中有一点点期待。

在道姆所构建的所有梦境里,我爱造梦师狂放的梦,和菲舍被植入的梦。菲舍拿出那个虚拟的小风车的时候我简直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