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者

选了结婚纪念日这天,妻子安排了套房、鲜花、香槟、漂亮的晚礼服;
丈夫满心欢喜的推门而入,看见的是对面窗台端坐的妻子,她哭着请他一起跳下去,死去就会回家拥抱真实,真的房子,真的草地,真的树,真的花,还有最最重要的真的孩子们;
而他知道此时此地就是现实,焦急呼喊妻子回来,回到”眼前的真实”;
妻子带着丈夫植入的”眼前的都不是真实的”想法一跃而下,没有痛苦,唯有失望,对那个结婚时发誓要与她一起变老的丈夫深深的失望。

《盗梦空间》,看过两次,准备看第三次。
只有西方人才能有这样的想象空间拍出这样题材的电影。我喜欢这种讲述故事的方式,它有趣的地方在于视觉上深深的扎根于我们以前见过的人或事。这是一个能触摸到的世界,任何人都能够理解它,并跳进去,并不需要在情感上给予信仰的跳跃。
在《盗梦空间》里,主要有六个空间,多层嵌套的叙事方式组成的世界分别是:现实世界、第一层梦境(城市)、第二层梦境(酒店)、第三层梦境(雪域)、第四层梦境(高楼)以及潜意识边缘(limbo)。梦境在这里有无限延伸的空间。每深入一层梦境,可呆的时间会变得更加漫长。例如现实世界里的几秒钟,到第一层的梦境是几十分钟,往下走是几个小时、几天,几十年……
每一层梦境无一例外的是,会有规律地减少人物和景象。这说明每深入一层梦境,感知都产生递减变化。迷失域,也就是潜意识边缘是最后的一层,代表的是一个人自我意识到最边缘,潜意识的停滞,如果去到这一层的人要回到现实,只有唯一一个办法:自杀死去才能回去。
之前的那几层,如果要回到现实,必须先回到上一层,这也就意味着,每一层必须有一个造梦人留在那里唤醒,并且是同步在之前的几层梦境里同步唤醒才能回到现实世界。

然后,所有人就回去了。
至于影片最后那个片段,不是梦境,是真实世界,莱昂纳多看着自己孩子的脸,陀螺在镜头里虽然没倒,但是,相信我,它一定会倒的。

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就仿佛中国的著作红楼梦一样,每个观众都可以从自己的角度,切入后进行解读,只要你能自圆其说,这也正是它独特的魅力所在.目前网上基本上涵盖了六种结局的可能性,我来阐述自己总结出的第七种结局.

第七种结局(两个孩子的角度):

  最后的陀螺是否停下都不再重要,因为它已失去原有的效力!!柯柏仍在梦中,不是不能,而是不愿醒来,面对自己的儿女已死的事实.柯柏的妻子梅尔已经回到现实,她才是真正Inception的高手,再次进入迷失域,给丈夫植入孩子仍然活着的想法,希望能借此迫使他甘愿回到现实.

    分析:首先从陀螺入手,影片中柯柏一开始就告诉小萝莉,她需要自己的小图腾,并且告诫她做好后不可以被别人触碰,否则就无法起判别的作用.然而柯柏一直在用的陀螺,他自己曾亲口说出,之前是他妻子梅尔拥有的.这样一个盗梦高手,难道仅仅因为怀念妻子就违背基本的原则吗?不会,他大可继续使用自己独有的小图腾,而保留妻子的陀螺作为纪念.可是他没有这样做,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明知道经过自己手触碰的陀螺已失去效力,但长醉梦中不愿醒.陀螺倾倒时所处的世界,未必就是真正的现实,柯柏在自欺欺人.
  柯柏为什么宁愿欺骗自己,也不肯面对现实?他曾在妻子面前提到的罪恶感是关键词,影片中展现的是因为妻子梅尔在他面前跳楼,使得他内心愧疚,痛悔自己为妻子植入"一切都是梦境,只有死亡才是解脱"的想法.可是柯柏的记忆实验出卖了他自己的内心,为什么回忆里始终只有两个孩子玩耍的背影而没有正面?影片的解释是柯柏临出门逃亡前的最后一个画面,因为没能看到孩子而心存遗憾.可是面对妻子梅尔跳楼的无能为力,不应该是他更大的心结吗?为什么他的回忆里却还有和梅尔"猝亡"前情话绵绵的片断,而没有一点点平常日子里孩子的音容笑貌?

  人的记忆据说是有删除功能的,会把那些有可能伤害自己的内容全数抹去,只保留某些片段.所以很有可能柯柏和梅尔的两个孩子,也就是詹姆斯20个月和菲利帕3岁时一起死亡,原因不明,但是夫妻俩是痛心疾首的.柯柏记忆深处保留的是孩子临死前玩耍的背影,之后的死亡和之前的相处都被选择性遗忘了.最后回到家时孩子终于转过了身,但是那是因为柯柏在迷失域和妻子的对话后,自己的心结得以解脱而梦境中潜意识产生的.虽然结尾的孩子是另外两个小演员,分别扮演两年后的詹姆斯和菲利帕,但是请不要忽略他们所穿的衣服,和柯柏回忆中年幼的孩子是一样的.正常情况下,小孩子不可能两年后还能穿下小时候的衣服,或是一直买同样款式的衣服穿的.
  既然柯柏仍然在梦中,那么究竟是在第几层呢?影片有交代,梦境由浅入深分别是:现实世界,第一层梦境,第二层梦境,第三层梦境,第四层梦境,迷失域。正常人活动在现实世界,做梦的时候在第一层梦境。如果要进入第二层梦境,也就是梦里的梦,必须服用药物。如要进入第三层梦境,必须要加强型药物。柯柏和梅尔曾经到过迷失域,并且在那建造了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王国.按照时间的递推,柯柏提到在迷失域曾被困长达50年之久,并且有夫妻俩白头到老的画面,所以他们应该是老死在迷失域的,在第三层梦境中醒来.后来两人一起的卧轨自杀,明显可以看出比较年轻,所以一定不是在迷失域,而是通过第三层梦境的自杀返回到第二层.

  梅尔非常清醒,意识到仍在第二层梦境中,坚持要继续自杀回到现实.这时,柯柏怯懦了,因为他了然自己的孩子已离开人世,在梦境中他们却可以承欢膝下,所以宁愿相信梦境才是现实.而那个小陀螺,因为在迷失域已被柯柏在保险箱中找到,而且还用自己的手转动,失去了原有的判断依据,所以梅尔不愿再相信它.丈夫柯柏却始终执迷不悟,梅尔甚至不惜使用伪造犯罪现场的手段,逼迫他被死亡以回到第一层梦境.请注意梅尔跳楼前,联系了三位心理医生,为她做出心理正常的诊断结论.
  接着要解释为什么梅尔和柯柏要进入迷失域,不是为了所谓的造梦实验,而是为了遗忘.在团队的任务遇到防卫者的抵抗时,齐藤身受重伤,柯柏说他会进入迷失域,再回去时可能会遗忘自己的诺言.正常的实验或盗梦过程,应该每一层梦境都有人留守,以便刺激穿越,避免停留在迷失域时间过久无法返回.而梅尔和柯柏只身两人,不寻求任何外来帮助,就一层层进入到迷失域.因为他们都希望通过在迷失域50年的停留,回去时可以忘记孩子的死亡继续生活.不过这只是某种存在的可能性,当他们在第二层梦境的黄昏中醒来后,又看到潜意识里的家和孩子,就清楚一切的实验都失败了.他们根本就无法忘记孩子的存在和死亡,于是柯柏选择留下来,在梦境中陪伴孩子成长,完成自己未了的心愿.

  最后让我们来看影片中呈现的任务和团队,梅尔既然选择了理智,应该是最终回到了现实,可是柯柏明知道身在第二层梦境,却宁愿四处逃亡,也不肯和她一起自杀回去.如果第二层梦境没有被刺激回到第一层,那么即便梅尔在现实中通过坠落的方式,也无法唤醒睡梦中的柯柏.梅尔为挽救昏昏沉沉的丈夫,雇佣了一个团队,也就是影片中的亚瑟,齐藤和小萝莉等人,进入到柯柏的第二层梦境中,也就是影片中的"现实世界"影响他.而电影中罗列的层层梦境,实际都是发生柯柏的第三层梦境中,这一点是造梦师完全有能力完成的叠加.梅尔则再次进入到真正的迷失域,等待丈夫的到来,进而为他植入孩子仍然活着的想法.可能在迷失域中植入的想法,才是最深刻的吧.
 
  既然不能遗忘,那就编造谎言吧.
  如果谎言也无法挽救,那么让我们彼此舔噬伤口彼此救赎吧.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这是梅尔对待柯柏的爱……

  所以之前他们第一次进入迷失域希望遗忘过去时,那里没有两个孩子也没有其他什么人.而柯柏再次光临时,却很明确的知道妻子是在某个地方等他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由于他完全明白妻子并没有真正自杀,如果自杀又怎么会再次出现在迷失域?只有梦境中的人才会产生潜意识的其他路人,迷失域里则只会存在三种人,逐层进入梦境的人,某一层梦境受伤导致意识迷离直接落入的人,和由高手植入想法后目标人物眼中产生幻象的人.
  梅尔希望用这个欺骗性的植入想法,能使得丈夫甘愿放弃梦境.然而团队在执行假定的任务时困难重重,那些梦境中的防卫者根本不是来自富二代费舍,而是真正的目标人物柯柏.所以在影片中交代的第三层梦境中,费舍已经被柯柏说服排斥内心的潜意识,防卫者仍然不放弃对团队的攻击,特别在费舍快接近终点时,被柯柏潜意识中产生的最厉害防卫者梅尔一枪击中.在之前小萝莉在柯柏的梦境中天马行空,不也是被防卫者梅尔用刀"毙命"的吗.
  在迷失域的家里安静等待自己丈夫的梅尔,他终于来了.可是柯柏却不敢去看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为什么他可以鼓起勇气告诉妻子,自己曾尝试向她植入想法,却不愿正眼看一看孩子.如果梅尔和孩子都是虚幻的,为什么柯柏只敢面对"虚幻的"妻子,不断的重复你们都不是真实的话语?因为他害怕看到,害怕想起已被记忆忘却的孩子死去的样子,今后无法继续在梦境中游弋.他和梅尔互相倾诉,死于迷失域的家中,又回到了第三层梦境.

  影片最开始和结尾处出现的齐藤和保镖,根本不是在迷失域,是在柯柏的第三层梦境.如果柯柏是留在了迷失域,为找到并带回齐藤,为什么齐藤白发苍苍而柯柏仍然是压抑的中年人?为什么齐藤身边还莫名其妙的多了几个保镖?因为年老的齐藤是由埃姆斯假扮的,他也曾经装扮过费舍的教父及性感女郎,此时的迷失域是小萝莉造出的梦境."齐藤"开枪打死了柯柏,是为和其他层留守的人再次努力完成让柯柏穿越,回到真正现实的任务.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在所谓"第一层"梦境中落水后,没有继续交代团队是如何回到现实中的.因为他们没完成任务不能立即回去.而柯柏,已经在第二层以下的梦境中,兜兜转转太长的时间了.
  结局虽然无奈却也有着别样的温馨,梅尔的计划失败了,柯柏依然没能回到现实,留在了第二层梦境中.可是第二次从迷失域返回的柯柏,也许是真正忘记了孩子的死亡,也许是被梅尔成功的植入了想法.他终于可以看到孩子的笑脸,享受梦境中的天伦之乐.

  为什么影片中柯柏在看着梅尔的时候总是觉得他又深情又恐惧,是因为他惧怕真实?
  还是他害怕梅尔会提醒自己孩子已死的过去?
  还是他害怕看到真正的自己?

  浮沉一梦亦惘然,浮沉一梦亦枉然.什么是梦境,什么是现实?
你,知道吗?

就这样看了”盗梦空间”,结尾陀螺在桌上飞速旋转,那是区分梦境与现实的陀螺,停下是现实,永远转动是梦境,而额希望是永不停下,因为,罪恶是需要自己去救赎的。

有过太多这样的时刻,多到经常询问自己:这一个“我”来自何处,归向何方。梦里的世界是真实的,还是有一日离开这个世界,在最后的一瞬间在另外一个世界醒来:这兀长的一个梦总算有一个尽头了……然而,什么是结束呢,如果在另外的一个时空醒过来,也许是另一个漫长的开始,此前遭遇的一切是时间苍粟里的一分一秒一小时一天一个世纪……要蔓延下去的还有多少目前未能了解的啊。

这就是全部剧透。

       诺兰的《盗梦空间》+

孔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予人”。

三、总有路可走。
片中的筑梦师是天才女生诺兰。是她告诉观众一切皆有可能。没有路,可以造路,梯子可以无限延伸去到远方,这就成了未知的路。没有城市可以建造城市……所有一切有无限空间想象,无限延伸……只要你走下去,总有办法。但,与此同时,在诺兰建造的梦境世界里,还是有一定的框架,有自己创造的规则,什么时候,什么方式可以醒来,什么样的状态下才可以回到现实的世界……
这点很重要,不管是梦境还是现实,不管何时何地何人,总有一定的框架。就像我们要得到任何的东西,总要先丢掉一些东西,或是付出一些代价来交换。
唯有交换、经历,感受,才能得到。

很多人对于最后莱昂纳多回到的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有很多质疑。
我的想法是他的的确确回到了现实,阐述如下:
导演贯穿在整个片子的最主要的情感思想就是,要敢于直面现实,珍惜现实。
为什么这么说呢?
主角从一开始,内心深处的画面就是两个始终没有露面的孩子(这个非常非常非常关键)。
他很想回家,见到真实的孩子,所以才答应渡边谦,去盗梦,这是一切发生的前提。
他去找自己岳父要造梦师时,老人说,回来吧,回到现实中来吧。
主角怎么说,我最后一次盗梦,就是为了回到现实去。
可见主角对于现实的重视。
还有一个重点就是在basement。
丈夫说,可是你抛弃了孩子,我要回家照顾他们。
妻子说,这里就是家,你看孩子就在那。
这个时候莱昂纳多偏过头,不去看孩子的脸,为什么不去看,为什么我们观众也看不到孩子转过来的脸。
因为主角觉得现实才最重要!
只有现实世界里孩子的脸,才是真实的。
妻子那么爱他,要他一起死,以便永生。
他都没答应,因为现实的真实深刻地影响着他。
等他解开心结,终于宽恕了自己,他才能真正回到人世。
这个时候,孩子才终于转过脸来,笑靥如花。

开篇颇似阿凡达+史密斯夫妇,一对夫妇在梦境里相互对抗,他们是造梦专家,一起制造出一层层梦境;
妻子迷恋于梦境中不想回到现实,而丈夫厌恶只有两人的虚拟世界,竭力想办法要回归真实生活;
于是,办法找到,植入一个”眼前的都不是真实的”想法在妻子的头脑里,他们成功苏醒;
但,麻烦来了,那个植入的想法依然存在妻子的意识里,时时刻刻提醒她”眼前的都不是真的”,她要回去,回去与真的孩子们在一起,死亡是惟一回去的通道。

电影吸引我的地方是自我探讨的那种方式。
一、图腾的象征意义。
梦之队在电影里鉴别现实与梦境的区别是陀螺图腾。一直在旋转,那是在梦里。倒下去,那是在现实世界里。这也是为什么不管在哪一层的梦境里,不管他们面对的是什么,总能清醒地提醒自己这是在梦境里的原因。电影的最后一幕是陀螺一直在桌面上旋转……这个镜头涵盖了此前的一切,诺兰在这里处理的结局真是让人惊叹!开放性的结局意味着什么?究竟这个陀螺是否能倒下?柯布最后与自己小孩的见面是梦境还是现实?一切不得而知。再往深里想,柯布自身是否也处于一个更庞大的意念植入的实验之中?“回家去看孩子”,未尝不是一个自我意念的植入,就像柯布在“富二代”脑海里最终成功的植入:我并不想你成为像我一样的人。
陀螺一直在桌面上旋转着……就像我们自身的信仰,自身设定的标准。
我们相信它,以它明辨,以它生存,以它为信念,为动力,为支撑。
它会倒下去吗?它会一直旋转吗?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吗?来自内心的感受就一直代表着深藏的潜意识的释放的真实的知觉吗?
也许这些都不重要。一切皆有可能。每个人的信仰最终会走向不同的层面。有些人浮上来,有些人沉下去。有些人走向了另外一条不同的道路,有些人自始至终要回到现实的世界。

我在昨晚刚刚看过诺兰的《记忆碎片》,觉得两相对比,各有可取之处。
《盗梦空间》把哲思、爱、科幻、特技、完美剪辑、漂亮演员的精彩演技全部结合起来,实属难得。
我在看着梅尔的时候总是觉得害怕,我坐在黑暗的电影院想,梅尔其实代表了我们记忆深处最为真实的潜意识的表现。可是为什么我们会害怕。
因为我们惧怕真实?
还是我们害怕看到真正的自己?
因为真正的自己太过丑陋而不敢目睹?
这些哲学思考都让诺兰展现出来,庄子解决不了的问题,当然,这个聪明透顶的狮子座导演也解决不了,但是他却如此完美的呈现出来,真的,除了震撼和沉默。
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逝去妻子的丈夫开始了逃亡生活,妻子为了逼迫他回归现实,设计让他回不了”梦境”里的家,而”梦境”就是现实啊!
四处飘泊,白天操旧业,为客户造梦获取利益,夜晚,为自己造梦与妻子相会;
现实活在罪恶中,梦境活在日日年年都一样的回忆里。

每个人应该都有过这样的时刻:突然,在某一个瞬间,从梦里醒来,看着周遭的一切,竟是恍惚:究竟哪一个世界才是真实的。
或是独自一人,甚或是在人群里,有突然忘我之感,融进去了,完全没有了自己,在回到眼前的同时,愣愣的:究竟为什么会有“我”?这个“本我”的内核,是刚才情绪完全投进去的那一部分吗?

简单一句话,这是一个胭脂扣+庄子梦蝶+大爱拯救一切+刘慈欣的故事。
在电影院看完以后,很多人嚷着没看懂,还有人说导演留了悬念,有很多个猜想。
但是在我看来,真相只有一个,并且导演给的线索已近足够多了。
我很想要严重剧透一下,观众不能总是被愚弄:
故事是这样的,莱昂纳多和妻子狂迷梦境,于是他们在梦境里建立了自己的家,但是这个男的在自己的妻子脑子里植入了想法,就是对这个真实世界的怀疑的想法,导致自己的妻子在醒来的时候也怀疑自己的梦里,随之自杀。
莱昂纳多被严重的罪恶感钳制,警方以为他杀死妻子通缉他,他只好非法出境盗梦。
在一次盗梦失败被雇主,也就是渡边谦挟持,让他和他的团队把一个想法植入到一个垂死的某能源全球总裁的儿子的脑子里,让这个贵公子解散自己父亲亲手建立的公司,自己可以霸占这个能源的全球垄断权。
莱昂纳多因为特别想回家看到自己的孩子,于是答应了。
盗梦正式开始:
(开始之前请注意,主角莱昂纳多有严重的心理问题)
第一层梦境:
他们在飞机上迷醉总裁儿子,进入他的梦境发现,他的防御能力超强,他们根本无法抵御,于是为了拯救自己的性命,他们决定在第二层梦境让这个有钱的倒霉孩子罗伯特用自己的潜意识拯救自己,同时拯救他们。
渡边谦在此梦境中枪。
麻醉师留在此梦境,帮助唤醒他们。
第二层梦境:
莱昂纳多得到罗伯特的信任,让他在进入自己的第三层梦境之前,以为自己进入的是自己教父的大脑潜意识中。
同时莱昂纳多不断受到自己潜意识里的前妻干扰。
阿瑟留在这个梦境,帮助唤醒他们(这个演员是水瓶座,哥伦比亚大学历史文学系毕业)
第三层梦境:
就是在这里出了状况,罗伯特本来都快到终点了,结果被梅尔(那谁的前妻)一枪给毙了。
为了挽救糟糕状况,莱昂纳多和那个聪明的造梦小妞进入下一个梦境。
第四层梦境:
这是最关键的一个梦境。
也就是莱昂纳多电梯里的basement。
他的前妻梅尔就在那里。
在那里,莱昂纳多承认了自己在妻子的脑子里植入了想法,害得妻子自杀。
妻子的影子在愤恨之后请求丈夫留在这个梦境,不要回去。
可是丈夫说,即便你是完美的,你也不是真实的。
并且拒绝看梦境孩子的脸。
看吧,这不是一个美国版的胭脂扣吗?
女的都自杀死了,男的说,你不真实,所以老子不能陪你,老子回去要陪那些倒霉孩子。
然后莱昂纳多就走了。
第三层梦境递进:
罗伯特进入到自己的梦里,听到父亲亲口说:
我很失望,希望你能够成为和我不同的人。
打开保险柜,最珍贵的遗嘱,是一个纸风筝。
代表了父亲无尽的爱。
罗伯特清醒。
潜意识边缘区域:
莱昂纳多进入到渡边谦的梦里。
渡边谦已经老了,得到了一切,但是倍感痛苦。
于是莱昂纳多说,让我们回去。不要再抢人家家财产了。

家附近新开了电影院,偶尔散步遇上想看的影片便可进去观看。

二、潜意识究竟有多重要。
在《盗梦空间》,第六层,也就是潜意识边沿里,柯布的妻子问柯布:你如何确定自己是在梦境还是现实?你怎么能确知这一切,万一你是错的呢?!
柯布回答:因为罪恶感。
罪恶感的始端是从前他们为了要天长地久在一起,两人不断的造梦,最终迷失在潜意识边沿。他的妻子已经沉迷进去。她想这样过一生一世,只有两个人。他不是不想,唯一清醒的是要看两个孩子。他们没法试图说服自己,她选择了遗忘,把它锁在保险柜,这样就可以一心一意心无旁骛的厮守天长地久。他不行。他解开密码,旋转陀螺,植入一个想法在妻子大脑里,使她开始怀疑自己所处的梦境是否真实。最终他说服她一起卧轨自杀,回到现实世界。然,潜意识就像细胞一样在大脑里扩散,她再也弄不掉那种怀疑的念头,直到最后自杀。
柯布的罪恶感源自此。如果不是当初他植入的这个念头,也许他的妻子不会自杀,不会死。即使出发点是想拯救她回到现实的世界,无可否认,和植入的这个潜意识有关系。
罪恶感时常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他释怀不了,放不下,这就是他能在任何梦境层面里都不会迷失的原因。这也是他最后能鼓起勇气推开妻子,承认:你不过是她的一个影子,你不是她!
再真实,再痛苦,再回到过去,回不去。罪恶感的潜意识会提醒他:一切都是梦境,真实的情境是,他的妻子已经自杀了。他为此付出的亡命天涯的代价让他不能回家见自己的小孩。他愿意做任何的事,甚至再次冒险替对手植入一个想法到富二代大脑里,要交换的也仅仅是:回到现实里,要回家见自己的孩子,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探讨。
我们每一个人在生活里,深受潜意识引导,却不自知。
为什么需要这样多的东西,是因为潜意识里总是觉得不够,不够好,不够完美,不够满足,不足够怎么都不够……
为什么要有这样那样的行为,是因为潜意识的触发。潜意识默默的引导着不同的方向和方式。
潜意识就像一颗种子,在每个人的身上萌芽,生长,默默的引导每个人的方向。
就像潜意识不断的提醒告诉自己这些是美好的,这个人是可信的,最终会通过潜意识的影响慢慢走到一个正面情绪。但是,如果潜意识走的是相反方向呢?
所以,也许我们不能完全依赖并解释为潜意识主导一切,但,至少,我们要给自己正面的力量不断的提醒引导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一面。
谁知道那一面隐藏的力量是什么呀。要释放好的能量,就只能潜意识的暗示和提醒自己。
自然,与潜意识有关的梦境的警示:越走到下一层梦境,能下去的人越少,这其实也意味着,潜意识是人的内心的本核,能真正走到内心的人不多,到最后的那一部分只能是自己独自面对。一定要独自面对,并且解决。

 

最后,影片的最后一个场景。齐藤作为一个“观光客”的角色,在孤独的潜意识边缘度过了五十年。他遗忘了很多的东西,潜意识里却在期待某人的出现,饱含着孤独的情感。他失去了很多,唯一记得的只是这件事。幸亏还有这件事,刚好验证了这个道理:
要植入一个想法到别人的大脑里,要得到或完成一些事,是要付出代价的啊,即使只是刚好路过。

有人曾经这样问过我:从什么时候开始,会对一切看起来无所畏惧?
不。我回答:是对一切存着敬畏之心,这样才不会完全被屈服于任何事物。